史蒂芬史匹柏养女下海!我爱自己 我决定拍A片-中国最长的河流

史蒂芬史匹柏养女下海!我爱自己 我决定拍A片 时间:2020年02月24日 23:30:18

史蒂芬史匹柏养女下海!我爱自己 我决定拍A片

▲美国知名AV女优Sasha Grey就公开坦承自己享受拍片。(图/取自CNBC)

▲史蒂芬史匹伯养女米卡拉宣布投身AV产业。(图/取自Mikaela ig、太阳报)

早年AV女优的诞生,是为了满足男性对床笫(ㄗˇ)之间的想像,是一种将女性打造为「商品」的行业。

要是真的担心AV太多「暴力受辱」的题材,会让某部分女性感受到不舒服,麦可洛伊提倡:政府可以拓宽AV产业的剧情,让片型更多元。

除了米卡拉,近几年有不少女星都宣布想从事AV产业,致力让女性能在情色行业里拿回更多自主权。

两性专家贾斯汀(Justin J. Lehmiller)进行过关于AV女优的研究,发现有69%的AV女优享受性爱,且她们也不认为自己在剧情上是属于「被侵害」的一方。

虽然有些AV女优是受制于资本主义剥削、结构性贫穷而被迫下海,但地球上仍有不少AV女优是想展示自己身体、热衷性爱而下海的(而且数量还不少)

1980年,AV女优罗亚蕾就创立了一间公司,专门出版「拍给女人看的A片」。

▲美国知名AV女优Sasha Grey就公开坦承自己享受拍片。(图/取自Sasha Grey Twitter)

她们忧心女人一旦在影像作品里展示被欺辱、位阶低下的感觉,无疑是「公开将女性娼妓化」,让大众很容易被洗脑,从而产生「女人本就应该是屈居于男人的附属品」的错觉。

然而,会不会有的女孩当AV女优,是因为她们享受性爱呢?当然有呀,世界这么大。

前迪士尼童星贝拉索恩早先就宣布要在全球最大的情色网站Pornhub执导给女性观赏的A片;2016年的美国成人电影奖 AVN Award提名了十五个最佳导演中,甚至入围了三名女导演。

知名导演史蒂芬史匹柏23岁养女米卡拉(Mikaela)日前接受《太阳报》专访,宣布将要下海拍摄AV,透露已经得到养父全力支持。米卡拉说,之所以投身色情产业,是因为想要拿回对身体的自主权,「我不是为了报复还是伤害别人,我只是想找一种方式来表扬我的身体。」

麦可洛伊觉得,男女都有享受性爱的权利,男人会物化女性,同样地,女人也会物化帅哥呀(坦白说,现在很多女生看韩星肉体发愣,不也是一种物化?)

罗亚蕾演过74部A片,执导了14部A片,她的A片有一个共同点:男主角们态度较为礼貌,为双方口交的比例差不多,女人也有说不的权利。

至于女人投身情色产业会被男人物化?笔者的想法是:我们展现性感与情慾是我们的事情,他们要物化我们是他们的事情。

在《女人要色──女性的色情刊物权利》这本书里头,由「自由主义女性主义」代表温蒂麦可洛伊(Wendy McElroy)提的一个观点,比较趋近于笔者的想法,借此分享给大家。

AV女优给了米卡拉无比的权力与自信,她原本对于自己的「巨乳」很没信心,但通过拍片,她开始懂得欣赏自己的身体,学习拥抱,「原来我的乳房是我的生财工具!」不过米卡拉本身有未婚夫,所以她只会拍摄独角戏AV,不会有对手演员。

女人拍AV的动机,可以是为了享受性爱、掌握自己身体的。

史蒂芬史匹柏养女下海!我爱自己 我决定拍A片

那些女性主义者们认为,性爱跟政治是划上等号的。

笔者看过几个日本AV女优的访谈,她们坦言日本现在成人产业发展的很成熟,片商对女优们都很尊重,签合约之前都会将剧情细项分类,举凡3p、群交、强暴、无套内射等等,让女优们自行勾选自己想做的、不想做的剧情。

▲日本AV女优浅野结梨也公开自己享受性爱。(图/取自浅野结梨IG)

史蒂芬史匹柏身家约莫1800亿台币,米卡拉照理衣食无忧,但她坦言自己11岁遭到他人性侵,一度陷入忧郁症,后来被送去寄宿学校,创伤反而更严重,出现了饮食失调、酗酒、边缘性人格障碍等问题,让她有过「一觉醒来都想杀死自己」的念头。

如今成为AV女优,米卡拉认为自己能够在不被人骚扰及侵犯下,依旧能「荣耀自己的身体」,这让她感受到满足,「我当AV女优并非出于冲动或者要伤害任何人,我只想用我的方式为社会发声。」

▲史蒂芬史匹伯养女米卡拉宣布投身AV产业。(图/取自Mikaela ig)

但重点是,只要我们「不觉得」自己被物化,就没有人能真正物化得了我们。(这句话是针对因为喜欢性爱而从事AV产业的女优们说的,不包括被逼着下海的女优)

但笔者发现,她们理论的前提,大多是站在「拍摄AV的女优本身其实不开心、不愿意」的角度,MacKinnon甚至把所有色情影像作品的女性都当成受虐者看待。

笔者认为,这两种声音都不能忽略。

美国知名退役AV女优莎夏葛蕾更出面发声,她从来没有在镜头前做过自己不想做的事情,更主张了女性其实掌握了「发展男性性幻想」的权利,大胆追求性爱不是错事。

历史上,许多女性主义作家如Susan Griffin、Kate Millett以及Catharine A. MacKinnon都很反对AV产业,但她们多数是针对影片的「剧情导向」,像是:女人明明被强暴表情却还是很开心、明明被叫「母猪」、「母狗」,却还是一副享受其中的样子。

此外,之后也有一批「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者」(liberal feminism)出现,她们站在反面角度思考,认为女性主义的真谛是接纳「多元性」。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  • 医院今起逐步恢复诊疗秩序 非常时期如何看病?

    原标题:医院今起逐步恢复诊疗秩序,非常时期如何看病?

  • 义大利抗疫已停义甲联赛 周三欧冠巴萨对拿坡里照常

    ▲义甲尤文图斯C罗。(图/路透)

  • 火神山ICU病房护士下班开心蹦跳: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

    在火神山的ICU病房,有一群90后护士。工作的时候,她们是专业人员,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戴着口罩、护目镜......努力让这座城市恢复原来的模样。但在生活中,她们是孝顺乖巧的女儿、活泼可爱的小女生,你知道他们下班后摘下口罩的样子吗?穿上防护服她们是战疫一线的勇士她们很专业,在病房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,忙碌而有序。有的人虽然语气中还透着稚嫩,但工作起来,动作麻利,都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。穿上防护服,就像披上了战衣,成为抗疫一线的战士!她们细心、周到地照顾着每一位病患。有一位患者是退伍老兵。他对医护人员说:「我已经死过一回了,是你们又挽救了我第二次生命,谢谢你们!」老人慢慢伸出颤抖的右手,行了一个军礼,向部队医护人员表示敬意。生于1996、1997年…在父母眼中,她们还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小姑娘「95后呢,我97的。」 「九几年?96的。」这群90后护士在父母眼中,还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小姑娘。1996年出生的护士葛亚芳说,这次来武汉她只告诉了爸爸,「没有告诉我妈,怕我妈受不了。那会儿刚好给我爸打电话,我妈就在旁边,然后就听见了,我妈才知道。」1997年出生的护士伏雨佳说,由于在前线抗疫太累,没有及时和家人联系,她的妈妈在电话旁一等就是一天。「我姐跟我说,我妈在那坐了一天,就等着我视频呢。那天我好像是中午12点就下班了,但是太累了,就没找她们。结果晚上差不多七八点钟了,跟我发消息,说我妈在那边等了我一晚上,没等到我视频…」摘下口罩她们变回活泼可爱的小女生结束一天劳累的工作,摘下护目镜和口罩,她们开心地说:「这时候才是最爽的,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!」刚出病区,护士葛亚芳就连蹦带跳地冲在前面,其他人也一路小跑紧随其后。此刻,她们好像释放出了心中的小宇宙,又变成了无忧无虑的孩子。感谢你们给这座城市给这个春天注入了最温暖的力量战胜疫情!平安凯旋!来源:人民日报公众号

评测

回到顶部
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|最漂亮的av女星|四大凶兽|封门村灵异事件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最漂亮的av女星|太平公主怎么死的|世界地震|诸葛亮之墓